01 2018-04

鲍先生与柳立清只是电话与微信沟通没有合法的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金汝平

并将实情跟律师详细说了一遍。

厚厚一沓笔录都签完才发现文中有错字?难道真是故意的吗?

一气之下,天呐,书记员说些错了让鲍先生改正过来并按手印,鲍先生问书记员这是怎么回事情,而笔录中非得写地毯草草种,董庆国本来是买高羊茅草种,偶尔发现跟鲍先生庭上所的不一致,而且所围绕被告方所写。庭审结束时候糊里糊涂就签字笔录,并没有采纳鲍先生这方提供的理由以及证据。鲍先生在庭审现场所说经过尽然连书记员笔录都能写错,要求两起案件合并一起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中院法官接到上级指示当晚中院跟鲍先生电话沟通了一番诉说其中的情况。只是。

因大理市人民法院没有弄清事情真相,我们相信大理州中院最好弄清事实的真相还我们百姓一个公道。

鲍先生连续多日在上级有关部门进行举报此事,(有录音)之后鲍先生按照惯例先让柳立清付30%订金即可挖树苗,挺好的,柳立清回答说田间生长的很不错,在2016年3月9日晚上20:21分(有录音)柳立清打电话给鲍先生说需要买5公分与3公分的树状月季看在朋友的份上能不能货到付款?鲍先生经过一番询问是柳立清本人及柳立清合作社成员购买并非董庆国购买在田间栽培。鲍先生问起董庆国田间去年的种子生长情况,董庆国跟柳立清合伙来欺诈鲍先生,并与柳立清设计了一个圈套?可以利用田间不去管理故意造成野草蔓延生长造成不良后果推卸到鲍先生头上,于是董庆国不罢休,签订。董庆国感到种子费用上鲍先生赚了不少钱,鲍先生跟董庆国推荐“高羊茅混播草种”及“二月兰种子”并跟董庆国讲解后期田间管理技术等。

中国的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于2016年3月20日下午15:41分柳立清通过他人转账并用微信载图传给鲍先生并通过微信说“款已打请查收”

3.黑麦草牧草种子300公斤

按道理说云南大理的事情已经结束,问鲍先生现在这个季节种植哪些品种比较适宜,在云南大理古城附近承包一片土地准备种植草坪及草花想搞旅游观光园,老板叫董庆国,大家都互相介绍了各自的身份,之后并同一起去那位老板家中,几经周折终于第二天晚上也就是11月12日下午16点35分到了保山汽车站并有鲍先生的介绍人杨女士接待了他们两个人,并从昆明转车到保山,于是2015年11月11日鲍先生与范师傅两人性气冲冲的从九江去了云南昆明,而且对方老板想尽快种植也急着并催着鲍先生能带一个会撒种的工人一起去云南面谈,你看沟通。竟然是生意来了那是好事啊,挂了电话后鲍先生与一起干活的范师傅两个人正在商量此事,让鲍先生与那位老板取得联系,电话中说她有一个朋友需要种植草坪与草花不知道需要什么品种让鲍先生简单介绍下品种并将对方的号码告诉了鲍先生,在湖北武穴工地上的鲍先生接到一位来自云南保山市的朋友杨女士电话,董庆国利用恐吓的手段让鲍先生签订这份协议:

他们出具报告是否存在弄虚作假。所鉴定的田间是否是鲍先生供应给董庆国种子那片地?

事情是从2015年11月5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而且签订的协议背景毫无公平,违背公平的原则,看看鲍先生与柳立清只是电话与微信沟通没有合法的签订相。乘人之危,也就是范师傅接近种子快撒完了才认识的。

对方是否能有这方面的鉴定资质?法院为什么会涌向对方采纳这份报告?

鲍先生却说如果真是假种子还会来云南大理吗?如果卖假种子也不可能将树苗货到付款跟货车来拿几十万苗木款吧?

柳立清利用诱骗方式,认识柳立清时间是2015年11月26日晚上与范师傅一起吃饭时候才认识的,当时与大理洲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柳立清根本不认识此人,从他手里转了运费钱当晚深夜两车才离开大理。

鲍先生按照董庆国的要求并与公司联系出货2015年11月14日由德邦物流将种子从宿迁发往云南大理

第二:购买种子是鲍先生直接从昆明到保山董庆国办公室见面交谈,鲍先生正好遇到一四川自贡的客户,连这次两车几十万的苗木钱鲍先生都是贷款借来的别说运费好借了,朋友、客户凡是能借的统统没有放过,到处筹钱,3月26日那天晚上是对鲍先生来说是最奔溃的一个夜晚,两个司机待在等着元运费,鲍先生嘱咐范师傅要听取老板的安排。

董庆国订购鲍先生种子到底种植在什么地方?而且随便找几个社会上的人从单方面凭着肉眼看看了之就算鉴定吗?

过后鲍先生回到大理已经是晚上了,电话。在大理了解下田间的情况,就是这样答应了对方。

于是第二天11月13日鲍先生与范师傅还有介绍人杨女士以及董庆国与他老婆一起去了大理,要求鲍先生货到付款?鲍先生的胆子还真够大,讯达国际物流网。一年生黑麦草几十亩。

鲍先生与柳立清只是电话与微信沟通没有合法的签订相关书面合同,草坪的面积约110度亩,从时间来说董庆国没有修剪过,国际物流公司。而且也比较高,高羊茅混播草坪生长的很好,国际物流服务平台。就这样鲍先生与柳立清一面之缘关系才将开始并未结束。

第二天鲍先生来到董庆国田间看了一番,通过这次能在一起接触认识也是缘分双方互进互让,从两个人交流中得知柳立清在大理是做苗木的生意的紧靠董庆国租的田间只有200多米远,当晚在饭桌上董庆国介绍一个大理本地人柳立清给鲍先生认识并互相交流,晚上董庆国招待的很好,于是鲍先生11月26日从昆明回到大理,直到11月25日范师傅跟鲍先生打电话说他们田间快种完就回江苏了让鲍先生过去与他一起走,主要业务:听说德邦物流400斤多少钱。厂房出租、仓库出租等…..这个人有点逼钱就连他爹都不认识)

2.二月兰花种子800公斤

鲍先生于2015年11月15日去了昆明一个朋友的工地待了十多天,办公地址:云南保山市永昌路:(靠近喜加缘大酒出门向右走100米远,鲍先生与司机直奔柳立清指示基地驶去….。

云南保山市隆阳区河图镇人,,早上7:21分到了云南大理下了下关高速,鲍先生按照对方约定拉着两车树状月季价值(含两车元运费)多元,一转眼时间到了2016年3月26日,从一开始也没有听董庆国所说地毯草三个字。

到了2015年12月1日鲍先生与范师傅离开大理回了江苏老家…………。

时间过得真快,董庆国跟鲍先生订购品种:没有提起过地毯草这个名字,先生。唉!难道外地人在他乡遇到事情都是这样的吗?鲍先生最后不得不被宝马司机带走。

第三:而且董庆国根本不是阳光合作社成员,警察没有受理也就罢了还迎来一身骚,鲍先生只能跟警察道歉说对不起,人生在外不得不低头,不然将带回拘留一个星期,都要像你们这样报警将会成什么样子?鲍先生没有得到警察劝说与建议还引来一身教训。那个警察看起来挺凶狠的样子手里拿着警棍感觉都要打人似的而且非要让鲍先生给他一个很好的理由,这里小城市警力有限,而且两个警察竟然责问鲍先生乱报警会拘留并对鲍先生这里不是你们大城里,也没有做笔录,警察根本没有受理,两边的警察到现场当事人将如实说起事情发生经过,国际货运费用。可谁知,一是便衣警察到妖进服务区,鲍先生乘着机会到了厕所没有人的地方连续打了2次110报了警。一是大理古城派出所去了强行卸车现场,那个白色宝马司机到“妖进服务区”厕所门前停了下来,鲍先生假装上厕所快来不及了的情况下,不然苗子死了要按照每棵多少钱的赔偿?鲍先生一听阳光合作社社长?那不就是柳立清吗?鲍先生真的意识到被骗了,阳光森林合作社社长过来了要求赶紧卸车,刚开到高速上大货车的司机跟鲍先生打来电话说,鲍先生根本就无法下车,当时的车速飞快,车上有他们好几个人,过来一个男的开着白色宝马车是保山的车牌照强行将鲍先生带上车直奔保山,没有。电话刚挂,一会又说在保山市与董庆国在一起等鲍先生赶紧去拿钱,连续拨打好几个电话柳立清一会说在古城帮鲍先生取款,没有见到柳立清本人在现场,这个时候鲍先生才意识到慌了神了,有直接卸车的,有打开货车篷布的,大货车刚到田间就上来十几个人,鲍先生感到有些不对劲,附近物流公司。刚开始柳立清为什么要撒谎说送到另外一个基地,正是去年种植的田间,国内国际物流公司。持续更新中………..

(大理州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柳立清电话身份证号码

于8:25分刚到柳立清指示的基地的附近,请等待中院结果,有所难免,电话身份证

人生遭遇,听听中国十大物流公司排名。电话身份证号:其实国际物流公司排名。

《田间鉴定报告书》存在很多疑问:

董庆国,而且严密的连空隙都没有,是否有法律效益?

本案代理律师(云南煜辉律师事务所)的李律师于2016年7月18日也就是开庭前一天下午在大理古城工商部门调取大理洲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社员一表中并无看到董庆国加入社员(由工商部门盖章签字)

二月兰田间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二月兰而且满地生长着寒天的野青草,鲍先生没有在现场这份报告白纸黑字随便花点钱找几个人签字连公章都没有,只是他们单方面在现场鉴定,鲍先生与柳立清只是电话与微信沟通没有合法的签订相。董庆国说鲍先生去年卖给他是假种子?

他们所提供的田间报告没有双方当事人在场,他拿出早已写好的一份协议让鲍先生签字,要赚到多久才能赚到天大的数额?

董庆国为什么在相隔大理200公里外保山等鲍先生?而且没有在大理与鲍先生一起到田间查看情况说明真相?还有田间所种的种子是否鲍先生当时所提供给董庆国?还是董庆国利用种植之外田间故意操作的?

到了保山见到的却是董庆国本人,像鲍先生生于一个农民,书记员说快要上诉的!。你看德邦物流收费标准2017。真是非常不满意的判决。32万苗木款没有拿到还倒贴对方20万人民币。合计不是鲍先生亏接近50多万,鲍先生立马电话沟通书记员说明情况,而且董庆国拿出协议就这样让鲍先生签字也不合法。

现在住址:大理古城风花雪月大酒店马路斜对面(公交站)一条水泥路往里走200米即到“阳光森林”)

大约有20多天了鲍先生才拿到一审的判决书;而且判决书还是写着地毯草,说明你们故意坑害骗取鲍先生两车树苗不付款为理由,鲍先生当庭如实说起事发经过

在2016年3月11日大理州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柳立清用微信聊天工具添加鲍先生微信时候并用微信语音说出田间草坪及草花生长的非常好,让世间浮出他们的真相,合法。与他们鉴定报告所说的2016年3月25日鲍先生到田间查看情况完全不符合要求。

鲍先生于2016年7月19日上午8点30分在大理市人民法院开了庭,与他们鉴定报告所说的2016年3月25日鲍先生到田间查看情况完全不符合要求。

欢迎转载本文章,鲍先生与范师傅离开大理这几个月当中,并要验货再付款。

第一:鲍先生送树苗到云南大理时间是:2016年3月26日早上7点16分下了大理下关高速出口(有证据),并要验货再付款。

从2015年12月1日,干脆改口却说;我当时买的是“地毯草”通过田间鉴定出来是“黑麦草”而不是“高羊茅”这不是废话吗?他们本身就是有几十亩的黑麦草,将计就计,美国速递单号查询。董庆国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虽然草坪生长的很好,将赔偿97万多元,诉状中提到鲍先生供应假种子造成大理州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所租的200亩田间作废化为乌有,大理州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法人:柳立清提起了反诉状,在拿到传票开庭时期的中途,理由是:国际物流查询平台。大理州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法人:柳立清订购鲍先生两车树苗没有付款一案, 4.要求鲍先生提供的种子货到付款方式进行交易,高羊茅难道不认识吗?以下是单方面出具的《田间现场鉴定意见》:

1.高羊茅混播草种1000公斤

鲍先生按照律师意见起诉了大理州阳光森林园艺专业合作社法人:柳立清, 董庆国按照鲍先生所说的品种及要求数量经过口头协议给出了以下答复: